天然黃水晶切割墜 x 骨董 14K 金墜頭

    

因國際情勢之故,今年開春以來金價飆漲,原本預計日本新年過後要追加的常賣 K 金輕珠寶品項,目前呈現停擺狀態,日本工廠主動建議等金價回穩後再訂製,怕的是目標消費者覺得價格太沉重,於是現在只能邊賣現品邊望著日漸空虛的庫存興嘆。至於由台灣金工師傅負責的客製珠寶,和金工夥伴討論決定已上架的款式暫且不調價,仗著部份原料和配件是去年就備妥的,大家共體時艱咬緊牙關撐撐看~

碎念之後回到正題,御用麻豆的長捲髮在拍照當天特別自然唯美,於是乎,拍完了原先預計的心形墜和水滴墜後,老闆忍不住再加碼已經上架一段時日的菱形墜。眼尖的人不難發現我們的穿搭照基本上就是一個比例尺的概念 (羞),大多時候要求麻豆把頭髮挽起來,以不妨礙飾品露出為原則,不過此行意外嘗試的新造型真是太美了~

庫存的這批黃水晶切割裸石,是早期向一家香港工廠所訂購,石料和切工相當淨透漂亮,被擱置多年,直到某次聚會時有人詢問:記得妳有黃水晶…… 老闆才又重新一一翻出檢視,最後決定搭配也是早期香港生產的純 14K 金長型墜頭。話說這家工廠目前只專營鑽石紅藍寶等貴寶,已經不再處理水晶等半寶石了,現在就是且用且珍惜,我們最早上架的長青款白水晶切割墜也是同一時期的進料,或許未來會再讓紫水晶亮相,就請大家拭目以待吧!

天然黃水晶菱形切割古董純 14K 金墜

天然黃水晶心形切割古董純 14K 金墜

天然黃水晶扁水滴形切割古董純 14K 金墜

庫存中白水晶的切割形狀更多元,搭配了 14K GF 包金和 925 純銀金屬,分別做成了項鍊和耳勾,算是很實用的日常穿搭配件。

👉 點選跳至天然白水晶切割墜純銀裸感鎖骨鍊

👉 點選跳至天然白水晶切割墜 14K 包金裸感鎖骨鍊

– – – 這是分隔線 – – –

和髮型師 P 認識也十多年了,第一次將及腰長髮一舉剪成小丸子頭是 P 的提議 (不禁想起當時的工程師同事在茶水間被老闆新髮型嚇到的模樣 😆),髮型師下刀前再三確認:沒問題吼?客人大手一揮:來吧!總之,後來 P 有甚麼靈感,只要不是需要大費周章整理的髮型,老闆都隨她去 (可以感受到這位顧客有多懶惰吧),有個讓人放寬心的夥伴真好~長年累積的默契就是不拖泥帶水,技術眼光到位的髮型師手腳迅速不囉嗦,完全是性子急怕麻煩的顧客的菜。言歸正傳,按時間表,老闆理應於去年底向髮廊報到,不過忙到令人髮指的十二月轉瞬即逝,跨過年,P (終於忍不住) 捎來訊息提醒,農曆年前她只剩兩個晚上有空檔,想必是擔心老闆頂著一頭亂髮過一個不舒適的年,於是立刻卡位預約。這年頭,髮型師還得主動出擊替客人安排行程,錢也忒難賺了,哈哈哈~

前陣子讀的某小說中提及大量的英國搖滾樂團,從九十年代的 oasis 到當代的 coldplay,加上又不小心看了英搖始祖 blur 的紀錄片,不由得滿心沉浸在百家爭鳴的英倫搖滾盛世~套用朱天文在荒人手記中的開場白:「這是頹廢的年代,這是預言的年代。我與它牢牢的綁在一起,沉到最低,最底了。」blur 的歌曲一直讓老闆感到某種帶刺的幽默,在網上搜到專門介紹 the 90’s britpop 的中文網站,簡潔明瞭,分頁也獨立介紹了當時的四大樂團,除了 blur 之外 (題外:瞧瞧主唱 damon albarn 年輕時也是個美人兒呢),還有老闆的愛團 suede,大家一塊兒來重溫舊夢吧!

👉 90 年代的英國流行搖滾 by britpoprock.weebly.com
👉 點選看看老闆曾說過甚麼關於 suede (在分隔線之後)

這兒順帶介紹由 damon 所創立的虛擬樂團 – gorillaz (街頭霸王),首張專輯的主打歌 clint eastwood 暢銷全球,完全琅琅上口。對了,他們來過台灣的金曲獎表演,有興趣的人可以到 youtube 搜搜畫質堪憂的陳年視頻 😆

既然提到 britpop,且讓我們趁勢緬懷一首老闆的長年愛歌 – bitter sweet symphony by the verve,編曲是不是超棒的 (激動)!雖然樂團曇花一現,但好歌永垂不朽。

Cause it’s a bittersweet symphony this life
Trying to make ends meet, you’re a slave to the money then you die.
I’ll take you down the only road I’ve ever been down
You know the one that takes you to the places where all the veins meet, yeah.
No change, I can’t change, I can’t change, I can’t change,
but I’m here in my mold, I am here in my mold.
But I’m a million different people from one day to the next
I can’t change my mold, no, no, no, no, no, no, no

Well I never pray,
But tonight I’m on my knees, yeah.
I need to hear some sounds that recognize the pain in me, yeah.
I let the melody shine, let it cleanse my mind, I feel free now.
But the airwaves are clean and there’s nobody singing to me now.